三次元存放地
霹雳子博@one page book
欧美圈子博@吃与被吃

[潤雅]氷の花⑰













露營的環境並不好,雖然隔著毯子但堅硬的地面還是硌著骨瘦的身體不舒服,可身為軍人理應習慣這一切,無論身份的高低貴賤。



“你可以……靠過來點。”他小心的對相葉示意,手肘搭在他的腰側,過了一會,那個人的身體挪動了一點,他便立刻擁進了懷裡。



“這樣會舒服些嗎?”



“還好。”相葉強迫自己把對方當成靠墊,而不是帶著方才纏綿餘溫的身體。



“你不是有話想對我說?”松本的腦袋往前湊了湊。



“我說的話,你會認同嗎?”



“當然。”



背對著他的相葉沒有立刻回話,而是忖度了片刻。



“你應該提防櫻井先生。”



“為什麼這麼說。”根本不是疑問句,卻硬要他的回答。



“他向我打聽你,明明你們才是朋友,他理應比我了解你。”



“是覺得我變了嗎?”



“不知道。”猶豫了一會,相葉還是轉過身。



黑夜裡並不能看清那個人的全貌,但是隱隱約約的,能看到他的眼睛。



黑曜石中反射著柔和的光,充滿了隱晦的笑意和別的比以往更加柔軟細膩的東西。



那你覺得,自己變了嗎?



這樣的問題卻問不出口。



“你能不能別總這樣?”



“什麼?”



“別總這樣鬱鬱寡歡。”



柔軟的溫度暈染在嘴唇上,停留了一秒便離開。



“我想看你笑。”



雖然松本認為這並沒什麼,但在相葉眼裡卻顯得像是一個無理要求。



“我不會。”



“怎麼可能,”松本的手指無預兆的按上相葉的嘴角,“試著彎一下。”



“我不是你的玩具。”相葉一把撥開他的手。



“它們從來不對我笑,”松本指指自己的槍,“但你至少對我笑過,兩次?”



“那一定是我醉了。”



“兩次都沒有。”松本又吻住了他,他喜歡那雙嘴唇在他唇上的觸感,像是親吻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,矜持而又香艷。



“我想要你。”男人一遍遍在他的脖子上烙印著充滿情慾的吻。



“我累了。”即使這樣說了他也沒有停止。



“明天的行動很重要。”



說到這松本只好鬆了口,卻擁著他的身子捨不得放。



“那就陪著我。”他的頭埋進相葉的懷裡,而後閉上眼睛。



簡直像個小孩子一樣任性的松本潤充滿著寂寞的味道,讓他想起了小時候黏著自己的弟弟。



如果沒有戰爭,一切都會是美好順遂的,他們的兄弟姊妹會在各自的家庭中成長為立派的大人,而不是被埋在陰暗潮濕的墳墓里。



那麼,他和松本潤也不曾會有交集,更不會走到現在這一步。



這樣想著也並不覺得有多少安慰,畢竟在他們之間,在他們之外,已經發生了太多改變。



松本身上的酒氣在慢慢散去,或許情緒也在逐漸平穩。



不清楚這些年的這一天他是如何度過,或許像往常那樣招幾個軍妓,讓身體的快感填滿心裡的寂寥,筋疲力竭後再把她們統統趕走,獨自一醉方休。



“為什麼選我?”



“什麼?”松本抬起頭。



“櫻井先生說,是你指名要我。”



“你說賭注啊。”他輕笑著,“賭注”這兩個字卻讓相葉覺得刺耳。



“很早以前,我就見過你,在櫻井翔那,應該還是個普通的二等兵。”



那時的相葉雅紀並不如現在這樣沉穩幹練,雖然他竭力逞強,但那雙眼睛里的不安還是讓松本一眼瞧了出來。



起初也只是普通的看待他,直到看見他和周圍人的格格不入,在處決俘虜時波瀾不驚的雙眼,更為巧妙的是,面對死亡,他的臉上有著和自己一樣的情緒。



並不只是麻木,漠然,還有一絲艷羨。



“後來再見時,你就已經站在了櫻井翔的旁邊,我想這就是我需要的人,不依靠任何力量,僅憑一己之力獨佔鰲頭。”



他被這個人身上強烈的特質所吸引,僅僅是低眉順眼的站在那,都讓他的目光一次次被牽著走。



但不知道從何時開始,那份普通的欣賞變了質。



大概是從強迫他的那天起,又或許是在那之前,松本潤記不清了。



感情的界限太曖昧,並不是記憶能鎖定準的東西。



“感謝你這麼看得起我。”



“你在諷刺我。”松本自嘲著笑了。



“是真的。”



雖然看不真切,但松本仍能從那個人的聲音里聽出他的認真。



“碰過女人麼?”然而此刻的問題卻顯得格格不入,相葉最初僅能用發愣回應他。



“一兩個吧。”稍微想了想,也只有被前輩帶去風月場所的那兩次,第一次還是一個十六歲的女孩教的他,年紀輕輕的她已經身經百戰。



到後來,經歷了地獄般血腥的洗劫任務之後,他就再也無法同女人有親密的肢體接觸,這會迫使他想起那天發生的瘋狂又令人作嘔的一切。



“那……討厭被我碰麼?”



松本的聲音難得失了自信。



相葉抿著嘴唇,並不是很想回答這個問題。



“如果,那天沒有……”



猛的被緊抱在懷裡,松本的手臂還在不斷收緊,讓他甚至喘不過氣。



抱著自己的身體在發抖,和說著“我需要你”時一樣。



然而他始終沒有對自己說過一聲對不起。



相葉雅紀已經不再期待會從這個人的口中得到道歉,就像已經不再期待他們能回到原點。



或許松本沒有自己想象中的堅強,殘忍,但即便如此,現在的他或許還是無法真正同情這個男人。



畢竟是你曾奪走過我視為生命的一切,所以我無法讓你心安理得的擁有我。



那該視而不見他的脆弱,還是學著曾經的他冷漠的回應?



可這種被需要的感覺,已經切實的填滿了心裡空蕩許久的一隅。



他抱著懷裡的頭,任他緊緊的貼著自己。



他們不再說話,相葉閉上眼睛聽著外面篝火的噼啪聲,想起以前露營時,自己總是用這樣的方法在陌生的環境里快速入眠。



這一覺睡得並不久,卻意外的踏實,松本醒來後精神好了很多,相葉還沒醒,他便輕輕起身,將自己的毯子蓋在他的身上,出去點了根煙。



雖然和平日里一樣安靜,但睡著的相葉都會緊皺眉頭。



天空仍然濃的只剩一片黑暗,連一顆星辰都不願停留。



只有一輪殘缺的月,泛著枯黃的光,慘淡的照亮著一角。








TBC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潤哥已經知錯了觀眾姥爺們就原諒他吧( ಠ_ಠ)(。

 
评论(34)
热度(56)
  1. aibama35Slumber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要找時多及片山尋人嗎?
© Slumber | Powered by LOFTER